什麼是奢侈?奢侈不再是積累各種物品,而是表現在能夠自由支配時間,迴避他人、塞車和擁擠上。獨處,斷絕聯繫,拔掉所有插頭,回歸現實,體驗生活,重返自我,返璞歸真,自我設計……奢侈本身是對服務,度假地,治療,教育,烹飪和娛樂的選擇。   《二十一世紀詞典》

最近幾位朋友拜訪我的家,看我東西數量之少,面露驚恐。

「妳有什麼毛病嗎?妳書也太少了吧。」
「用不上的就二手賣掉。其他,圖書館借就可以了。真的很愛很愛再去買二手。圖書館借,還可以強迫自己看得快一點,因為馬上又要還回去。」

我心想,妳們也不想想妳們買了多少書,真的有看嗎?還是只是放在書架上堆灰塵。

我不喜歡家裡有用不上的東西,理想的生活是精簡。

「妳的保養品就這些?」A用力拉開我所有抽屜,試圖尋找出物品藏匿的處所。

看著她的力道,我心驚膽戰。腦中快速估量抽屜會不會被拉壞,我會不會被房東追殺,邊想著下次還是別邀請她來。

「現在算多了,以前就只有化妝水與乳液。」

「連抽屜都這麼空!」A大叫!

除了抽屜,我開始擔心我的耳膜…

為什麼,我們需要擁有這麼多東西?現在的我,已無法體會。

2013我開始貫徹<<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>>,斷捨離200多件衣服,100多本書後,我逐步走向減法生活。
東西少、慾望少,時間就多了。

生活單純化,能更專注在自己喜歡的事物上。

不單物品,也包含生活與時間。

我其實是個很內向的人,雖說每次這樣講都被吐槽。但我確實需要很多時間去消化我接觸的資訊。有時,不想與太多人接觸。想靜靜的在房間待著。也許聽音樂,也許寫東西,也或許短短的讀幾行字。
深刻認同吳爾芙「女人若要寫作,一定要有錢與自己的房間。」

但在手機與多媒體的滲透下,我們有多少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空間?

專注當下,對現代人來說,已成奢侈。

擁有很多的物品,生活忙碌,就等於幸福、充實嗎?

大學時期,我很愛買書,相較其他購物,買書是最沒有罪惡感的。當時想的是,我若擁有這本書,好好閱讀後,我可以更走向我覺得理想中的我。
然而豐腴的是理想,骨感的是現實。
現實是,書架日日哀嚎身上的重量。而主人徒添眼中的壓力。

書,依舊是書;我,依舊是我。
書與我毫無連結。
我買的是,瞬間的期待,短暫的喜悅。更多的是自我安慰。

擁有的物品,與理想我間之間並無必然關聯。
我得到最多的是安慰與逃避,告訴自己,我為成為理想我而努力過了。你看,生活被物品疊滿,時間被各種課程塞滿。我們多麼努力阿。如果還有渣渣,就留給24小時不離身的手機。

不知何時開始,我不想再過這種生活。被物品、被忙碌所綁架。
它們無法使我快樂。

生活忙碌,我們各自有很多責任。飯伴著工作囫圇吞下。
在我的空間,我獨有的時間,我可以掌控的範圍。我,選擇我的生活,也為之負責。 好好的,泡一壺茶,讀一篇短詩。關注吃下去的每一口滋味,踩的每一步伐。為自己,寫幾個字。關掉媒體,關掉手機。
我想起我最快樂的那段生活,當時我家裡,壓根沒有電視,而我不曾因此感到匱乏。

我想起為何我這麼喜歡諮商,因為我有機會,在一個安靜的空間,放下一切外界的干擾,好好地看著一個人,陪伴一個人,接觸一個人。
我能夠只專注在他身上,不需要理會外在的聲音。在這裡也不會有人跟你講兩句,滑兩下手機。

在團體時,成員表達感動,因為有機會,能好好說說自己,而別人也會專注地傾聽。
透過說,整理與了解自己。透過聽,接觸他人與世界。了解別人,也被別人了解。
在高科技的現代社會,面對面,好好的講話,變成一種奢侈。

而我選擇,過我奢持的生活。

不期望每個人都喜歡,但如果如果,有那麼零星的幾個人,而我們洽巧相遇,你對我說說你的生命,我對你說說我自己,那會是多麼幸福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