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你周圍有憂鬱的親友,而你又很想照顧他/她,你可能會很想知道,究竟怎樣的陪伴比較適當?

這篇是因為有朋友詢問所以寫下,後來有人建議我應該開放給更多的人看到,所以放在這給大家參考。若你只對陪伴有興趣,可以看末幾段就好。

【憂鬱症的種類】

憂鬱症其實分很多鬱症、持續性鬱症、經期前期緒障礙、侵擾型情緒失調症…名稱出來,似乎壓力也跟著來。
.
以病名指稱,其實蠻令人討厭的,因為這名稱的存在,好似就這樣輕易下定義,但病的名稱後面是人,各種不同的人,不同的個性,很難一個詞就涵蓋所有,後面應該有更多可能。但姑且為了溝通方便,就用這詞吧。
.
大家其實多少都接觸過憂鬱症,身旁可能有些朋友也經驗過。
.

【憂鬱症的症狀】

一般有深度悲傷或無法感受到快樂、想法容易不斷自責、聚焦缺點。生理上會出現疲累、無力、痠痛、睡眠問題…。嚴重時會有輕生念頭。
.
有些人會覺得是患者自己的問題,自己不肯努力、抗壓力太低,或只是裝裝樣子,但真的不是這樣。
.
這群憂鬱症的朋友,很多反而是優秀、自我要求高、抗壓力高,直到撐到最後壓到最後一根稻草。一個走過重鬱的護士朋友曾分享過,當發作時,她躺在床上動彈不得,連想自殺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。當重症襲來,可以到這種程度,能如此無能為力。
.

【為什麼會得病?】

病因有遺傳、神經傳導物質缺陷、神經內分泌失調、環境因素(EX生活事件影響)、心理因素。原因很多。
.
會講這些的原因是,很難說怎樣治療一定會好,或者怎樣做、怎樣的陪伴是絕對有效。但雖然無法說招式,仍能說說心法。
.

【憂鬱症治療】

憂鬱症,建議就醫。服藥需要一段時間,抗憂鬱劑需要血液中藥物濃度到達一定量時,才會有感。所以剛開始服藥可能會覺得沒效,請穩定服藥…不同人服用相同藥品,可能會有不同情況,也請好好與醫生討論,醫生可以為你調整藥物。
.
另外也提供一個不同選項,輕度狀況,可以考慮中醫。看中醫的目的是為了穩定生理症狀,可以稍稍減少下滑幅度,不要奢望馬上讓人超開心(中藥是藥不是毒品)。此外也能調整睡眠、心悸等生理狀況。
.
因為生理症狀很容易被患者連結到想法,然後越想越負面,所以穩定生理狀況是有幫助的。而身體心理是會相互影響,好的 身體狀況,會讓人有比較多的能量去面對與處理心理議題。
.

【憂鬱症的心理狀態】

憂鬱症治療,多會提到認知治療Beck的憂鬱三角。Beck有系統研究眾多憂鬱症患者後,發現共通處是他們的思考有全面的負向狀況。全面是指對於「現在」的自己看法負面、對「未來」悲觀以待、對「過去」經驗負面解釋。
.
簡而言之,患者的【底層的信念是絕望】,現在過去未來都沒有希望,而我都是不好的。
.

【陪伴方式】

一般會建議陪伴者,當陪伴這類型親友時,不鼓勵、不責備
.
因為鼓勵正向思考、責備患者,很容易讓鑽牛角尖的人覺得「我就是真的真的辦不到」,而掉入更深的無力。有些人會想「我真是不應該,又給家裡添麻煩。」,而更加自責。陪伴者也別太過度努力,因為你的努力容易造成壓力,讓患者想到自己的狀態而更挫折。
.
憂鬱症的朋友,很像不停地拿著一把刀,向自己砍殺。
「我是不好的。」
「我未來完全沒有希望,我還活著拖累別人做什麼。」
「我的過去生命是一團亂、糟透了。」
.
因為這股傷害的力量是向內的。如果陪伴要有原則的話,那就是避免增加絕望感,避免添加元素,成為對內砍殺的力量。
.
憂鬱症的治療需要轉念,但要當事人自己轉念。人會改變,是因為自己願意改變。
.
而陪伴者可以做的是,傾聽與平常的陪伴。如果患者願意,運動會有幫忙(增加腦內啡分泌)。但若是逼他運動,或殷殷催促、建議他運動,則反而會是壓力而非助力。
.
傾聽、陪伴,讓他知道還有人在。陪伴者若是長期陪伴要注意,這種陪伴很需要耐心,陪伴者的自我照顧也很重要,不然可能很快就爆了。
.
陪伴的重點是,避免患者增加絕望感。一切的陪伴方式都是由此出發的。
.
PS運動有幫助是因為能增加腦內啡分泌,歐陽靖也因此痊癒。有個很哀傷的故事。一個長期憂鬱症的父親,隨著時間過去,小孩慢慢長大,當父親開始慢跑,逐漸開朗起來,也能夠陪伴孩子。但就在這時,因過度慢跑使用而膝蓋受損傷無法再跑。孩子本來期待與希望的父愛,又再度灰飛煙滅,父親再度回到躺在沙發不發一語的日子。若要跑步,請做好暖身,循序漸進,避免運動傷害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.
回到最初,我想分享我覺得的陪伴精神:
.
有溫度、但也有彈性、給人空間的陪伴是最舒適的。當你需要我,我會在。但我也不是緊迫低人,給你壓力,要求你回報。我給予你空間,接受你的狀態,相信你的力量。若是你需要,我隨時願意助你一臂之力。但若你不願,我就在咫尺之遙,安靜地陪著你,讓你知道,你並非獨自一人。這世上,依舊有盞燈,是為你,獨獨為你而點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