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by Steve Halama on Unsplash

終於,我走到了這裡。

以自己為工具,全然的在團體中。
彼此都是不同的個體,我卻能感受到彼此的心。
並任自己沉浸其中。

沉浸其中,我們都有一部分相似,我們都是人,底部流竄的都是一樣的。
沉浸,卻又不淹沒。
沉浸,卻又清醒。
我知道我該做些什麼,我想陪伴這些心靈,這些美好的人們。

以前,帶完團體有種能量被抽乾的感覺,疲乏而說不出話。
此刻卻不這麼覺得,有種內在的安靜。
為何一切變得如此不同?

或許當我不去抗拒,不去特別想要控制或做些什麼。
就聽從自己內在的聲音,自然的我知道我該做些什麼。
讓那聲音自然流出,帶動著我的作為。

最後結束,所有成員給我們鼓掌,真是很特別的經驗。

終於,我走到滋養自己,也滋養他人。

謝謝這整個經驗,與相遇的人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