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有次,在網路購物時遇到非常不合理的賣家,東西有瑕疵,我寄了瑕疵的錄影給他,他卻依舊打花腔,在通訊軟體上與我來來回回一小時。
那時我生活非常忙碌,很想趕快處理完,好繼續工作。一方面,我對於顛倒黑白的情況,感到憤怒。另一方面又想說算了,為此浪費時間與心情並不值得,就當損失認賠,趕快工作比較重要。也覺得自己接觸諮商這麼久,怎麼還會被這種小事影響心情,對自己有些不滿與挫折。眾多感受夾雜,思緒奔馳著,尾隨時間的壓力。
我決定給自己一點停頓,為自己做場澄心,靜靜地坐著,為自己全身掃描,感受心臟跳動的頻率,感受火在竄,感受憤怒。放下評論,放下所謂的應該,只是純然感覺與陪伴。而後情緒開始轉變,我看到憤怒後面的些許委屈。憤怒表達,它想要保護我的心,保護我的想法與信念,卻反被我嫌棄而感到委屈。
那一刻,憤怒與我的關係改變了。
憤怒不再是凶猛的巨獸,而是個想要用它的方式幫忙的孩子。它即便被我嫌棄的揮到一旁,嘟著嘴感覺委曲,但卻依舊向著我,想要協助我。
那一刻,我為之動容。
感動於它的意圖,也對我對它的第一反應感到抱歉。憤怒不再是與我站在對立方,無法安撫的巨獸,而是個想要幫忙的可愛小傢伙。我感謝它,哄哄它、照顧它。它是我的一部分,轉為我的助力,而非阻力。
透過澄心,我和情緒的關係改變,得以安頓好我的心,繼續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