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by Luis Quintero from Pexels

如同這首歌,縈繞再三。

有時覺得,我似乎是挺喜歡碎(ㄅㄠˋ)念(ㄩㄢˋ)的人,總是念著忙碌,日子無比辛苦,但我卻又甘於如此。碎念於我是舒壓,就如同我會笑說我在鄉下淪落到要用肥皂、洗手乳、洗面乳洗頭。但我發自內心的痛恨嗎?不然,更多的是自我解嘲,將整件事當作奇聞軼事來談。

但這樣會不會讓人誤會呢?

我似乎沒有好好講過,我對唸研究所的想法。

其實我是甘願的,願意的。

Just like jump into the Seine . Freezing and sneezing. Still, I will do it again without doubt or hesitation.

有些時刻,莫名的感動,覺得我人生中能接觸到諮商真是太美好了,太值得了。

太美好到無法表達與書寫。無法傳遞,只能在心中一直不斷發酵著。

我走著一條與我預期不同的道路,以為自己是焦點解決,卻發現充滿動力的影子;以為自己很認知取向,卻又深深為經驗取向所迷醉。

有次重感冒一個人倒在家,每次吸吐都困難,躺在床上胡思亂想,想著感冒究竟會不會死人,如果下一刻我喘不過氣,我打救護車來的及嗎?還是我要先google一下如何氣切。後來想太痛也就算了,還是我要先去醫院掛急診,但我難過到不想動阿。

但倒是萌生一個念頭,如果我的生命因此終結,會如何?我有什麼遺憾嗎?有什麼想做還沒做的嗎?似乎,沒有。我想做的都做了,研究所也唸了。當下是感動的。

我的人生,遺憾並不多。

每個選擇都有相對應的代價,每次選擇,得到一些也表示勢必放棄了一些。

對我的選擇,我,心甘情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