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光飛逝,我即將邁入第三本日記。從2013開始陸續寫日記,間隔不一。

2014年,近聖誕時的文字:

“我能否好好和自己相處,看著自己的每一步、每一個經歷?我能否有耐性陪伴自己,不著急、不催促?我能否接受自己的勇氣,也接受脆弱與膽怯?我欣喜於相識的美好,可否也接受離別之悵然?我能否接受光亮,也接受陰影?”

2013年,12/6

“一直以為,我必須是完美無瑕,才能成為一個好的諮商師。但卻沒想到,生命本是苦痛,而人皆非完美。正因有遺憾,正因苦過痛過,才使我朝向這前進。正因為痛過,我才了解他們的苦與心。”

有時只是有些感觸,就隨手寫下。但今年,發生很多事情,透過日記,我得以看到我過去的軌跡,知道自己為何走到這裡,知道自己不同時間點,在想些什麼、在意些什麼。有些過去的疑問、目標,現在有了解答與實踐。

透過這幾本日記,在最迷惘的時候,和過去的自己溝通著,得到很大的安慰。有時我們很害怕跟別人講後,會得到很多建議,反而聽不到自己的聲音。但看自己的日記不會有這個問題,因為都是自己在不同時刻的聲音。有充滿希望的,有迷惘的,有難過的,有開心的。

當發現過去所期待的,如今竟然默默辦到了,真的很感動。也很想跟過去的自己講,別再擔心了,我做到了。

我們都會往更好的方向前進的。

2016年,結束一段很長的感情,沉溺於情緒中,迷失。而後得到很多人的幫助與陪伴,發覺自己真正在乎與想要的。可以與孤單寂寞和平共處,並一個人自得其樂。學會謙卑,也多了些耐性。對於一個以工作為個人價值感的人,開始學會重視關係,有時就放下工作。

學了一項新運動–跳舞,並徹底樂在其中。12/11生日當天,在跳舞。生日、聖誕都在跳舞,12/30、12/31、1/1,連跳三天,由2016跳到2017,無比享受。此外全力投注在研究所、接案中,並從中學習良多。遊走在高功能案主,與許許多多非自願案主間。結案前幾次,看到一個本來很防衛的案主,由遲到轉為提早到諮商室。看到他的覺察,開始有動力面對他的人生與目標,我無比欣慰與感動。諮商之餘,有很多自我對話與思考,比以前更了解自己,也與自己更加親近。和父母的關係,在心靈層面靠近許多,可以玩笑,但也相互關心。母親可以誇獎我了,有時也會要我誇獎她。

我很久以前,一直不理解為什麼我再怎麼努力,母親只看到我不好的,卻不看看我好的,誇我兩句?如今我更多的理解,母親小時,也不怎麼被誇過。所以她覺得表現的好,是理所當然,表現不好,是有問題。現在,我也能誇誇她,大家都很開心。

一家三口,即便分散在不同地方,我卻覺得我們現在的關係,比以前都近。

關於2017年的小小期待:
健康的生活,晚上早點睡。不要!不要!不要躺在床上想案子、想作業、想督導!結果往往失眠收場。
多寫點日記,寫日記幫助我把今天的事情放下,也給明日、後日的我,留個訊息。

2016,大破大立。

2017,??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