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by Cynthia Magana on Unsplash

成年初顯期(emerging adulthood)是Arnett 於2000年提出的新發展階段,用以說明美國18-25歲上下,已經不是青少年,又未達到成人的階段。以下會談一下台灣的情況,以及成年初顯期的特色。

台灣情況

請注意,18-25歲上下比較適合歐美,台灣因為子女與家庭關係較緊密,且初婚年齡延長至30歲,以及大學高中化,所以更晚邁入社會、離家獨立。因而台灣的成年初顯期,更適合延長至29歲。Emma私心覺得還有可能超過30歲…

成年初顯期的5大特色:認同探索、不穩定、關注自我、感到不上不下、充滿可能性

  • 認同探索、不穩定、關注自我

此時期是人生中最自我關注的階段,也相對受到社會最小控制。相較兒童、青少年期,須接受父母與師長的關注與規範,成人期則須承擔結婚、生兒育女、工作的義務。

因而成年探索期提供大量機會探索各種可能,特別在職業親密關係、個人核心信念與價值,此階段的探索將會協助青年面對未來各種成人任務。

感情上,青年問自己「我是什麼樣的人?我希望尋找怎樣的對象?」

工作上,他們會常是各種可能,並持續探討「我擅長什麼工作?我能在什麼工作長期感到滿足?看似是和我的領域哩,我有什麼機會?」
也因此這是段不穩定的變動期,展現在美國青年,便是經常更換主修、就讀研究所,教育時間延長,以及經常變換住所。
但很有希望感的是青年會在這段期間試圖規劃對未來生活的想法,並經過無數修正與嘗試,而更有彈性,每次修正使他們更了解自己,並對未來有更明確的想法。

這段期間也很珍貴,因為唯有經過真實的了解,才由對工作世界的想像,落實到真實世界。

容易出現的迷思:
「我一定要找到最適合我的工作,這樣我從此才能幸福。」

「我必須很早確定我未來生涯的方向,如此才能在專業上好好累積,不會浪費。」

但其實,這些都是迷思。現代一份工作做一生的已經是少數,資訊社會快速變動下,反而更需要跨領域人才。而每段經驗,其實我們都能從中學習。

然而這時代下,變動是常態,專業能力外,更需要培養的是內在心理能力。否則變動與不安定,往往會讓人焦慮的要死,而無法將之視為充滿機會與境遇的環境。

至於培養什麼內在能力,以因應這個世界,我們留到很後面講,這樣大家可以練習與自己不確定感共處。

台灣本土的成年初顯期

文獻形容,這是一段人生中能最自由探索的階段,因為脫離青少年被父母管控,以及還未進入成年人,還不需要負擔養家活口等各種壓力。

但台灣青年的探索期,反而是延後或拉長,這來自於教育時間延長現象,以及家庭對於青年生涯選擇的影響力仍高,也導致此段時間的探索,未必出於本心。

然而,每一種狀態,都有兩面解讀。台灣青年的生涯,或者說你我的生涯,特別是女性,深受重要他人的影響。(重要他人可能是父母、伴侶、信任的老師…)

研究顯示,女性確實會因為父母的意見,而放棄自己想要的工作,走向不同生涯方向。看似負面,但其實也從中獲益。家人的許多協助。例如在面對工作與家庭兩難時,家人的伸出援手。或是因為家人對她的了解,而媒介了人脈,以及工作資訊。

  • 感覺不上不下(feeling in-between)

這是種感覺自己已經不是青少年,好像可以做很多事,能夠獨立做決定,但又覺得自己還不是成人。因為某種程度,還依附家裡,可能是住在家中,或是仰仗家裡部分的經濟協助,而這也與大環境的經濟情況不佳。

這是種心理上角色定位模糊的狀態,有點像小孩覺得我長大了,想大喊「我自由了」,想往外衝,但又忍不住回頭望向媽媽。所以獨立自由地向外衝的力道有點被拉住。卡在其中,沒辦法全力衝刺自己想要,但也沒法完全依循長輩意見。很多人,會在這階段有生涯困擾,又有自己想要的,但家人又有其他意見。生涯困擾往往背後也有家庭議題。

台灣的國情,這種感覺不是小孩又不是大人的感覺會更明顯。而在成年初顯期這段時間,會隨著進展,逐漸邁向成人。

怎樣的進展?

我們思考一下,什麼時刻,我們開始覺得自己是成人?

 

以前視經濟獨立、結婚生子為「成人」。現代青年對成人的看法,反而是可以獨自做決定、負責。

當我們必須自己面對財米油鹽醬醋茶,做出很多人生重大決定時,除了我們,沒有其他人未我們負責,那時,我們覺得我們是個大人(成人)。

而我們不會在一覺起來,突然覺得自己就是個成人,而是在不斷的經驗決定、負責的過程中,逐漸對自己長出信心,而長大。

因此,很鼓勵家長,不要總是幫子女安排、決定好一切,有時試著放手讓他們試一試,這樣才能真正累積與培養自信、判斷力、責任感。而且,或許他們的表現會讓你驚豔也不一定。

總是在溫室的植物,是不會有野生的強壯與有生命力,而親愛的家長們,我知道你愛他們,但你又能一輩子永遠不倒的當他們的溫室嗎?

也想對青年朋友說我們終究需要自己做決定,因為這是屬於你的人生不論早晚,總要開始。畢竟,成年初顯期也是段關注自我的時期。

  • 充滿可能性

此時期對未來懷抱高度期望,相信會達成夢想,尚未受到現實環境考驗。不過這研究來自克拉克大學針對一千名成年初顯期青年的調查,90%認為自己某天會獲得自己想要的,且對此深具信心。83%同意此時期人生有無限可能。

但讓人疑惑的是,台灣青年似乎很早就接收許多外界媒體,而對未來懷抱悲觀。樂觀青年的我也不是沒見過,但悲觀而預作準備者,也越來越多。

近期新聞:2019年7月青年失業率12.7% 全體3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