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變,需要時間
正確,不代表比較舒服

剛開始學跳舞時,因為骨盆前傾,老師幫我調整姿勢,把骨盆擺回正確位置。

但所謂的『正確位置』,對我而言,卻是非常的卡與不適應,感覺歪歪的、怪怪的。

可能因為我也與錯誤位置,相處了數十年。
經過幾年的練習,我才逐漸適應新位置。而過往莫名的腰痛,也在這幾年默默消失了。

運動和諮商其實很像。

很多來談者,帶了許多讓她們受苦的信念到諮商室。

『每次有人來家裡,我都必須打理好自己,不然很不好意思、很不得體。
因此雖然照顧長輩很累,但我不要長照,我受不了一直有陌生人來家裡,太壓力了。』

『我30歲了,我應該要結婚,否則就是沒人要的賠錢貨。』
『我應該事業有成,有房有車。』

『我理所當然要表現好,讓所有人都滿意,絕對不能犯錯。』
『我應該要能控制情緒,永遠平穩,溫和待人。』

『所有人都應該聽我的,依照我的方式完成工作。』
『他們應該跟我一樣努力,否則就是不求上進。』
這些說法,熟悉嗎?你覺得合理嗎?

來談者,往往很痛苦,但不知道原因。這些信念壓得他們喘不過氣,但這些信念,也陪了他們一輩子。他們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任何問題,在心理這些『應該』便是他們的真理。

就如同前傾的骨盆,對我而言就是正確的位置。我只知道我一直有莫名腰痛,卻找不出原因。

因為我已經習以為常。

習以為常的信念,未必是真理。
它,只是習慣。

有時覺得諮商和健身教練很像,健身訓練身體,諮商則是調整心態。兩者都需要不斷的練習。

於是我和來談者一起慢慢抽絲剝繭,探索原因,一起看到這些讓他們受苦的『應該』。

有些人願意嘗試放下,也有些人緊抓不放。因為覺得放下,怪怪的、不習慣。

如同我剛開始適應新姿勢,反而感覺是歪的。

每一個人,都有自己的時間表。
給予自己耐性與時間。

當然,就算是願意調整,偶爾還是會故態復萌。
剛開始這讓人很挫折,但仔細想想,畢竟這些舊信念,已經與我們相處數十年,改變也非一蹴可及。如同教練教我運用某些肌肉,我雖然想,但也常常心有餘而力不足。

這不代表失敗,而是我們在進步的過程。身體需要時間,習慣運用肌肉的新方式。諮商,也需要不斷練習,放下過往緊抓的想法,學習彈性。

透過一點一點的嘗試,我的肌肉記得正確的方式。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練習,來談者為自己帶入新的觀點。

為什麼即便知道錯的,依舊很難放手呢?

無法放手,因為這些讓我們受苦的信念,也曾經正確過,它們曾在過往人生中,幫助甚至拯救過我們。
只是它們未必適合現在的時空,而我們需要學習新方法。

方明的童年是圍繞著父母互相咆哮聲中,亂擲的物品下掙扎著長大的。
對他而言,情緒是非常危險的。情緒會造成暴力,讓大家混亂,都受傷的東西。

於是,一層又一層,他將情緒壓下、收好。將他看到的畫面、聲音壓到心理的最底層。以讓自己安穩的,長大成人。

壓抑,是他最安全的好夥伴。

但當他要邁向下一個階段時,卻不再順利,太太不斷抗議,說他冷酷、無情、不回應人。當太太一有情緒,方明只想掉頭就走,離開這個讓他有壓力的情境,讓太太有時間空間可以冷靜。但他無法理解的是,太太反而更生氣了。

壓抑情緒,幫助方明安全長大,甚至是做好工作,但卻也讓另一半無法靠近。

透過整理自己,他慢慢檢視過往,看到他是如何長成現在的自己。一點一滴,他打開情緒的箱子,重新去感覺一下,自己有些什麼感受,也重新安慰那年又驚慌失措的自己。

這是段不容易的旅程,偶爾也想要逃避,比較輕鬆。
畢竟面對自己,從來就不容易。

但為了他的婚姻,他即將出生的小女兒,他想要努力看看。

我們也就是這樣,一步一步,透過看見、透過練習,幫助自己,過得更好一些。

試著檢視一下自己的信念,它是否適合你現在的生活?

它是在幫助你,還是使你受苦呢?

若是後者,也許你該好好感謝它們過往的幫助,而後將它們輕輕放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