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作了一陣子,逐漸發展出自己的諮商模式,做個紀錄與整理。

很感謝有機會能參與不同的生命,也在工作中將每個來談者的話語、樣貌、經驗記入心中,同時翻騰與攪動自己的生命經驗,而後長出枝枒,再滋養下位來談者。

諮商的過程,勢必會影響兩方的生命,來談者的,以及諮商師的。
(很常被問「你們吸收很多負面訊息,都怎麼處理?」-以後再說)

諮商取向

每位諮商師都會有自己對於人性的看法與信念,在廣泛學習特定理論後,以某一套或多套符合自己想法、經驗的取向去協助來談者。

舉例來說,精神分析會強調空白螢幕,諮商師較不涉入,而是如實反應個案的狀態。人際歷程取向則強調諮商師的參與,這取向認為來談者在現實中的人際互動,會在諮商室重演。透過諮商者回應來談者在互動中的感受,去讓來談者能有所體會與討論,甚至修正不適合的人際互動方式。

例如,一位希望與他人親近,卻不自覺的反覆批評與責備他人的來談者,讓親近的人都躲離開自己,而感到孤單。現實生活中,不一定有人會願意好好和她討論這件事,一般都是避而遠之或是大吵,但諮商室中我們就是可以停下來經驗、討論,並且修正。

我整理我工作一陣子的方式,雖然市面上很流行說要採取某套取向,感覺比較專業。我其實比較不喜歡採取單一理論,因為我相信每個方式都有它的優點與限制,所以我採取的是後現代風格的整合式心理諮商取向。

我的諮商取向

我偏向後現代式,以好奇的心態,去尊重、接納各種不同的觀點與聲音,同時帶入敘事治療取向,去看看有沒有什麼支線是存在,但來談者從來沒看到、想到的。以蘇格拉底式對話,去探索各種未知。

家庭系統觀點,去看看系統中的每個人扮演什麼角色,如何共同的參與、創造出如今的痛苦與處境。以焦點解決,思考我們能在這之中做些什麼?正在受苦的來談者,可以在這共創與苦痛之中,為自己去做些什麼,去一點點的改變與創造出他想要的世界?

人際歷程,在諮商中提供矯正性經驗,創造出焦點解決的例外經驗,並回顧與鞏固生命中的閃亮點。

當無法這麼目標導向的工作時

當然,不是所有來談者都是如此有方向、目的,可以如此目標導向的工作。

只是我的工作風格向來比較是陪伴來談者找到方向,以及陪伴與討論,怎樣走向她期待的人生。(其實也非常教練式的工作)

當有時無法如此工作時,就會回頭去看看什麼卡住了他,這時就會採用心理劇、完形、澄心聚焦、冥想,這種體驗式的方式去重新經驗、覺察卡住他的那部分,也許是過往經驗、也許是想法。

透過重新體驗、覺察,帶來疏通與理解,鬆動卡住的部分。

有時也提供諮詢

諮商的學習中,一直表示建議要很小心,也導致許多學習者或諮商師很怕給建議。

但也遇到非常多來談者,就是想要專業意見。有些朋友分享被諮商經驗給我時說,「就是對方一直在聽,但覺得沒有什麼幫助,也沒有解決方法。」

早期的我也不敢隨便給意見,覺得畢竟是對方要過他的人生,應該讓對方自己選擇。但後來我覺得建議不是全然不能給,重點是不要一個勁的倒給對方,或要求對方要這麼做。以及看是什麼樣的建議,有時衛教一些方法是必要的。

有時來談者會諮詢,怎樣去改變負向信念,怎樣紓解壓力,怎樣面對感情中自己的情緒,這些其實諮商師都可以給一些方法,讓他們去練習,而後再回來討論、修正。(我其實非常熱愛提供練習作業,讓來談者除了每周一小時的諮商外,在諮商外的時間,他可以持續覺察與練習。)

我不會選擇回答來談者,他該不該離婚、分手這種問題,但會整理他所說的,讓他有個空間,可以好好思考與討論他在這段婚姻中,他的需求是什麼?他的痛苦點是什麼?對方的需求是什麼?怎樣溝通以獲得他想要的,並促進關係?哪些是他可以協調退讓?哪些是他的底線?

如果要離婚,有些什麼要思考、安頓?以及他會在過程中經驗到些什麼?以及練習如何面對他的伴侶與周遭的壓力。

而後,由他做出屬於他的決定。

重點不是我對決定的看法,而是來談者在討論、思考後,做出的決定,那就會有專屬於他的力量。他是可以選擇的、決定的,而不是被決定的。

這個承擔與決定力量,是重要的。

我陪你一起面對與練習

有時針對來談者害怕的情境,我們在諮商室一起感受,害怕些什麼。一起練習、修正該怎麼說。並去看卡住的是能力還是心態。

心態上,往往是信心的建立,削減「如果我尚未達到就等於我是不好、糟的」的力量,然後幫助他們去看到自己已經擁有的,以及想要努力的部分。並且共同往這方向努力。

練習,會帶來信心與力量,同時克服想像中的災難。

對於深陷其中的來談者

有些來談者,可能因為更深層的經驗、苦痛,或甚至是喪親、死亡等議題,並沒有辦法很快地找到目標,重新開始。

這時,我會選擇陪伴他們沉浸其中,理解並與之同在。而後才很緩慢的一點一滴,帶入不一樣的部分與可能。

這段旅程相對就會比較慢,需要彼此的信任。

一切回過頭

其實都是尊重眼前的這個人,跟隨他的狀態,與之同行。

工作一陣子,感受到自己的進步。也感謝無數的相遇,以及別離。

每次結案、團體結束,都有種參加來談者畢業典禮的感覺。

很多的感動,收到很多感謝,也帶著離別的感傷。

但更多的是祝福~

我會記得你們的,記得你們的努力、坦承與勇敢,

祝福並感動於你們可以向著期盼的方向獨立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