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中澄心

很久沒跳舞了,今天再回班上課,感覺怪怪的。老師講的,我理解且認同,但就是做不到。 當他說三頭肌收縮、手肘固定。我就是怎樣也沒法讓那收縮,或許因為我根本跟那肌肉陌生,也不知如何用力。 同時有股挫折在流動著。 我喜歡老師,也喜歡他的舞,但也同時有股無能為力。